New_Tab

Super Secret Affairs世界观下的一个小脑洞

http://tieba.baidu.com/p/3359970565
原作是柯南同人,我这是同人的同人Orz

设定是在碧茜出意外之后。
新兰都在美国,兰是哈佛法学院学生,专业成绩优异。新一什么专业没想好,不过经常被NYPD拉去咨询案情是一定的。
碧茜的母亲是兰的导师,公诉方舟公司的律师团就是她带头的(算是给自己女儿复仇?)

某次真纯和莉莉丝·王出现场的时候看到了在警戒线在等新一的兰。罪犯突然暴走要脱逃结果冲着看起来最弱的兰冲过去了。
然后被兰打趴在地上……世良和兰重逢

第二次莉莉丝真纯赤井和安室出席对方舟公司诉讼的准备会的时候又看到了兰(这次还有新一)。世良对兰的表现很惊喜。
会后赤井和安室拉着新一去叙旧(安利黑影之城),兰和莉莉丝还有世良出去叙旧。
世良告诉兰自己的室友是方舟公司的受害者,兰说自己的导师也是。
两个人一对发现是同一个人。

最后起诉方舟公司大获成功,结束庭审以后莉莉丝邀请兰加入黑影之城。兰成为了世良的新室友(世良之前的室友是碧茜)。
另一边赤井安室半劝诱半威逼的把新一也拖进了黑影之城……

于是兰成为了黑影之城第二优秀的女学员,搏击体能和国际法非常突出,莉莉丝惊喜的发现她的谈判和危机处理也很赞,就是射击神马的兰还要加油。关键这姑娘长的很秀气,莉莉丝说。
新一那边则是除了搏击啥都和安室有的一拼。

“他俩要是能合并一下就好了”总教头先生这样评价到。

狂想

超赞的游修糖!

方寸之间:

時間設定為B級 Rank戰之後的很久很久……




1


    “千佳,今天是妳和修君組隊執行防禦任務嗎?”宇佐美栞端著水杯從客廳穿過,正遇上往玄關處走的雨取千佳。她瞇著眼看了看墻上時針指向數字10的掛鐘,終於忍不住打了個哈欠。


    “是的。宇佐美前輩昨夜又沒睡嗎?”小個子的女孩略帶擔心地往前走了幾步,扶住了對方搖搖晃晃的身體。


    “我沒事啦,只是編寫‘夜叉丸升級版’一不當心通了宵而已,千佳醬不用擔心。”


    “那我出發了。”


    “誒……等一下。”


    “?”


    “我知道你們這些天一直在擔心遊真的情況。”年輕的操作員輕輕拍了下千佳的肩膀,“雖然將Black Trigger內遊真原本的身體修復存在很大的風險,但是Border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情,放心吧。”難得嚴肅起來的小栞扶了扶眼鏡框,再次恢復成困不欲生的模樣,向千佳揮了揮手。“外面還在下雨,路上小心哦。”




2


    “這場雨已經下了一周。”


    “沒錯。就十一月的氣候來說,真是不尋常。”


     風挟帶著雨水呼嘯而來,不一會就將兩人淋了個濕透。


     這樣的場景竟令人感到莫名懷念……回憶起B級rank戰中與鈴鳴隊和那須對的那次對戰,三雲隊的二人不約而同沉默了起來。


     遊真君在總部已經呆了十二天。雨取千佳默默算著日子,一邊悄悄註視著自家隊長沒有笑容的臉,輕輕歎了口氣。




    巡邏還在繼續。


    “千佳,空閒會回來的。”風雨中,女孩看不清自己隊長此刻的表情,卻毫不懷疑地點了點頭。


    與此同時,玉狛支部的某台電腦前,有人猛地從瞌睡中清醒過來,懊惱著。“呀,忘記告訴千佳,迅先生說‘等待會帶來驚喜’呢。”




3


    “你們來得挺早,空閒已經醒了哦。”總部治療室ICU病房外,林藤支部長看著聞訊趕來的三雲修和雨取千佳,用手指了指在病房中的城戶司令與忍田本部長,示意兩人先等等。


    男人習慣性地將煙架在嘴邊,想要從口袋裡掏出點煙器點火,卻馬上意識到此舉不妥。他無奈地聳了聳肩,將煙連同點煙器一起捏在了手心裡。


     数十分锺后,病房里外的客人都撤了個徹底,只剩下門口的二人。




    “打擾了。”


     “喲,修,千佳,你們可真慢。”




4


    病床上的少年約摸15、6歲的樣子,黑髮紅瞳,左眼被包扎在雪白的紗布之下。


    “空閒?你的身體修復好了?”


    “嗯,不用再切換到Trion體了。”


    “你的左眼?”


    “以後可能需要戴上眼罩,隊長妳不會反對吧≡3≡”


 


    “遊真君怎麼會突然長大?”


    “Black Trigger的封印解除之後,暫時凍結的時間就回到了身體裡,”空閒遊真伸出手,對著站在自己身邊的少年笑著比劃。“所以,我可要比你高了喲,修。”


 


5


    “空閒妳暫時還不能出院。”


    “≡3≡那真是個壞消息,實在太無趣了。天台也不能去嗎?”


    “一直在下雨。”


     “……真可惜。”


    “修還有什麼想問我的嗎?”


     空閒遊真靠坐在床頭,唇角帶著笑,唯一赤紅色的瞳中滿滿的全是那個名叫三雲修的少年的身影。


    “……不,沒有了。”


     妳撒了一個有趣的謊呢,修。


  


6


     “修,這是什麼?”遊真捧著對方遞給他的黑色多面體,有些疑惑地湊近了它的表面细瞧。“上面有許多不规则的小孔呢。”


     “空閒我需要關一下燈。”


     病房裡瞬間一片漆黑,只有儀器不時閃爍著微小的信號燈。三雲修扶了扶眼鏡,摸索著走回床邊。


     “在這裡。”病床上的少年拉住修的手,將多面體遞了過去。


    某一處的開關被打開了,整片星空出現在年輕的近界民眼前。


    “真是如同魔術一般奇妙啊,修。”似乎被激發出了濃厚的興趣,遊真順著修指尖所指的位置摸索而去。




    修的手同記憶中一樣暖和。




7


     昏暗的光線下可以掩蓋很多真實。比如被唇輕觸之後,三雲修通紅的臉;再比如那十指緊扣的手。


    “雖然遲了幾天,但是有一句話……”綠眸的少年低低咳了一聲,透過投影出的一室星光看向對方,“歡迎回來,空閒。”


    “我回來了,修。”


 
 
 




 
 
 




 
 
 


我覺得實在是太羞恥了啊啊啊啊……各種語句不通和中二_(:з」∠)_